• 每天一点新鲜干货,不负好时光

关西国际机场战狼闹剧的来龙去脉

话题场 来源:鬼眼浮世绘/和气猫 2周前 (09-11) 73次浏览 0个评论

2018 年 9 月 4 日,过去 25 年来最强台风“燕子”(平成 30 年第 21 号台风)从日本西部登陆,袭击了以大阪为中心的日本关西地区,带来了较大的破坏。从 9 月 4 日下午至 9 月 5 日凌晨,狂风巨浪袭击西部日本最大的机场—关西国际机场,机场风速为 58.1 米/秒,海潮高度打破当地 1961 年以来的记录,两条跑道中有一条成了大海的一部分。

关西国际机场是 1994 年建成使用的国际机场。大阪有个老机场叫做伊丹机场,伊丹机场位于住宅区内,因噪音扰民问题饱受诉讼困扰,夜间限制起飞降落,日本就想建一个远离住宅区的没有噪音扰民问题、可 24 小时使用的新机场。

日本土地狭窄,根本找不到这样一块地,于是把眼光投在大阪湾,在大阪湾海面填海造地建了一个机场,连接市区和机场的是两个途径,一个途径是一座全长 3.75km 的渡桥,渡桥有机动车进出两条道和铁路线道(图 1)。另一个途径是机场往神户及淡路岛方向的高速摆渡船。机场建成后翌年即 1995 年就经历了阪神淡岛大地震(里氏 7.3 级),震中就在此人工岛附近,而此岛各种工程的质量都经受住了考验,显示出可信赖的水平。

关西国际机场战狼闹剧的来龙去脉

  图 1

我们都知道航空运输受气象影响大,异常气象时飞机航班取消或延迟是常识。而此次台风袭击关西国际机场时,各种偶然重叠,出现了一个更严重的问题:9 月 4 日下午 1 时许,一艘长 89 米的 2591 吨的油轮刚在机场卸下机场使用的燃油,在机场以东渡桥南侧海面抛锚停泊,约 20 分钟后被狂风吹走失控,撞上了机场渡桥。(图 2 至图 4)11 名船员迅速获救。

(http://www.asahi.com/articles/ASL94532ZL94PTIL023.html)

关西国际机场战狼闹剧的来龙去脉

  图 2

关西国际机场战狼闹剧的来龙去脉

  图 3

关西国际机场战狼闹剧的来龙去脉

  图 4

结合图 1 至图 4,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机场人工岛通往本州岛的唯一渡桥被邮轮撞击,该渡桥的一条车道(市区去往机场方向通道)和铁道受阻,导致机场与陆地的联系受到很大限制。这就是“燕子”台风中所谓“关西国际机场被困”、机场关闭的缘由。

但是,机场去往市区的机动车通道并未受损,9 月 5 日凌晨已确认此通道可通行。这条通道被临时改成“紧急通道”,因为机场设施水淹等有受损,需要修理等紧急车辆进入,所以当时是让紧急修理车辆先开进来。然后,为了尽快疏散被困机场的旅客,机场统一安排临时摆渡船和临时大巴,定时改变“紧急通道”通行方向,空车进来,9 月 5 日上午 8 时许起,装满乘客一辆辆送出去,把被困旅客运往市区方向的南海线“泉佐野”(大阪府泉佐野市内)铁路站。

关西国际机场战狼闹剧的来龙去脉

 图 5

据读卖新闻 9 月 5 日 11:47 报道(http://www.yomiuri.co.jp/national/20180905-OYT1T50094.html),9 月 5 日凌晨起进入机场的机动车,除了紧急修理车辆以外,只有机场统一安排的大巴车队(图 6)

关西国际机场战狼闹剧的来龙去脉

图 6 机场统一安排的临时大巴满载旅客,紧张而有序驶过“紧急车道”的情景

很快,《环球时报》报道出来了,标题是:《日本关西机场成“孤岛”,其他人还在排队,中国游客先撤了》(http://world.huanqiu.com/article/2018-09/12937433.html?qq-pf-to=pcqq.group)

媒体上传出“中国驻大阪总领事馆派车到机场,先于他国旅客接走被困中国乘客”的消息。比如微信公共号“最箴言”上署名“水木才华”发文《日本末日台风这一幕看哭国人:她不完美,可我爱她》(以下简称“她文”)称:

“…和内陆的交通全靠一座联络桥,但关键时刻,一个邮轮…撞上了桥身,这下联络桥也用不了了……日方给出的救援方案是派摆渡车接大家去轮渡,再坐船回大阪市。……就在包括日本人在内各国游客在排队等车的时候,只听中国游客一阵欢呼‘大使馆来接人了!’中国驻大阪领事馆的专车挂着醒目的牌子,奇迹般出现在关西机场。不是一辆,而是整整 15 辆!得知上千名同胞被困后,中国驻大阪领事馆连夜行动,和日方紧急协商后,日方同意优先安排中国公民转移。……领事馆的工作人员更是从半夜就在机场待命,只等命令一到,马上接人。”

这里我们有 2 个问题:(1)“她文”所称的“领事馆专车出现在关西机场”是否属实?(2)中国旅客是否先于其他旅客撤离?

(1)“她文”所称的“领事馆专车出现在关西机场”是否属实?回答是:否。

我们通过读卖新闻上述报道可以知道,自船撞桥事故发生的翌日,渡桥“紧急通道”启动后,由于车道定时改变行驶方向,为防止交通事故,进入的大巴都是机场统一安排的,并无外国机构或民间包车进入。

可能会有人说,你看看这照片上,有大巴车上贴着“中国大阪驻总领事馆”(该字幅书写错误,正确应该是“中国驻大阪总领事馆”)字样嘛,(图 7)这难道不是领事馆包车去机场接中国人嘛。

关西国际机场战狼闹剧的来龙去脉

  图 7

那我们来看看,大阪总领事馆是怎么说的。据大阪总领事馆官方网站记载,“经我馆积极协调,日方于 9 月 5 日上午 11 时 30 分(原计划 8 时开始,因故推迟)启动集中转运中国旅客工作。”(http://osaka.china-consulate.org/chn/xwdt/t1592113.htm)这说得很明白,运送中国旅客的不是领事馆包车,而是日方,即关西国际机场统一安排的临时大巴。

我们再仔细看图 7 贴有“中国大阪驻总领事馆”字样的巴士,会看到车玻璃窗有明显的高树丛的倒影。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此地并非机场。关西国际机场是专门为了机场而建的人工岛,为防止鸟类栖居造成对飞机的威胁,岛上只有低矮灌木没有高树丛。

再看大阪总领事馆上述 URL 的该文章上登载的照片(图 8),穿淡色衬衫的领事馆工作人员正在安排旅客上车状。这些照片上明显有较高的绿树和电线杆。而该机场是没有电线杆的。

关西国际机场战狼闹剧的来龙去脉

图 8

所以我们很容易判断,领事馆网页上该文章内照片的拍摄地点并非该机场。那么拍摄地点在哪里呢?我们看看“她文”中的附图(图 9):

关西国际机场战狼闹剧的来龙去脉

  图 9

我们看图 9 内中间一枚照片,一位白衬衫戴眼镜的偏瘦男子用话筒对车内乘客讲话。他背后的电子显示板上有“南海”二字。日本的巴士车内前方这种电子显示板显示的是巴士当时所在站名。“南海”站不在关西国际机场内,而是出了机场过了渡桥后本州岛上的一个巴士站,即铁路南海线“泉佐野”铁路站附近的巴士站。在日本有居住经验的人都知道,在日本的城市,多辆巴士可同时停靠的车站,都是离轨道交通站非常近的,即轨道交通站和巴士枢纽的一体化。

“她文” 中一个视频显示,这位白衬衫戴眼镜用话筒对车内乘客讲话的男子是领事馆人员,他很清楚地讲,他是凌晨起就等待在这个巴士站的(注意他没有说他有进入机场)。

据大阪总领事馆称:“截至日本当地时间晚九点,驻大阪总领馆已协助转运三批关西机场滞留中国旅客前往大阪市内,其中第三批被转运旅客 191 人,目前共转运滞留关西国际机场中国旅客合计 551 人”(http://osaka.china-consulate.org/chn/xwdt/t1592182.htm),因此我们可以知道,领事馆只是“转运”,而不是包车到机场接人。即机场方统一安排的大巴把旅客从机场送到渡桥对面的“泉佐野”铁路站后,领事馆的包车把这些旅客转运到大阪市内的交通枢纽。目前我们未发现领事馆官方有任何消息称领事馆专车进入机场接人。

而事实上,即便领事馆不包车,当时南海线“泉佐野”铁路站是正常运行的。即旅客完全可以自行乘坐铁路前往大阪市中心部或其他地方。如果是按照日本人的意识,在海外旅行的人本来经济上就不困难,用国民的税金包车免费接送本应自掏腰包坐公共交通的人,在日本是会被批评的。当然,中国很富有,领事馆包车给中国旅客提供免费服务的钱肯定是不差的。我们看到的贴有“中国大阪驻总领事馆”字样的巴士,就是等候在“泉佐野”铁路站附近的、领事馆临时包租的用来转运中国旅客的大巴。

综上,“她文”所称的“领事馆专车出现在关西机场接人”是假的。

不过,经领事馆与日方商量,日方用临时大巴中的几批集中运送中国旅客出机场是事实。领事馆包车在“泉佐野”铁路站附近的巴士站迎接机场大巴送出来的中国旅客,而机场方确实有打算把中国旅客集中送出机场的想法。这是为什么?

因为日本的机场曾发生过中国旅客抗议的事件。

2016 年 12 月 24 日北海道新千岁机场因大雪取消航班,百余名中国旅客感到不满,齐声抗议(http://www.sankei.com/affairs/news/161226/afr1612260049-n1.html),中国旅客推搡机场工作人员的视频被上传到 Youtube 上,让日本网友非常吃惊。

2018 年 1 月 25 日成田机场中国旅客不满航空公司的服务,一名中国男子欲闯禁入区域,受阻后故意用力撞倒 2 名机场工作人员,令一名女性工作人员扭伤了脚,机场警方出面制止,多名中国旅客齐唱国歌抗议(http://www.sankei.com/affairs/news/180130/afr1801300052-n1.html),驻日本中国大使馆不得不出面协调,大使馆因此特地“提醒出游公民,廉价航空公司属低成本运营,事先与乘客签署相关免责协议,因为成本原因及运力人力有限,经常出现无法及时改签航班、不负责乘客食宿等情况,公民在购买机票时应仔细阅读购票协议,遇突发情况请理性看待,避免过度维权或卷入不必要的法律纠纷”(http://www.china-embassy.or.jp/chn/gdxw/t1529239.htm)

我们从驻日本中国大使馆网页上的记述可以得知,中国驻日本使领馆对中国旅客被困机场这种事情是抱有忧惧心理的,在机场,日本人和别国旅客都没出现过这种情况,唯独中国旅客已经数次出现此类情况。一旦闹大了,对日方来说很麻烦;使领馆也觉得事后处理很麻烦。

基于机场和领事馆如此的认知,此次台风造成关西国际机场出入受限制的情况下,大阪总领事馆向日方提出能否集中把中国旅客运送出来,日方就很配合。日方对撤离旅客的第一原则是安全迅速。当时机场被困旅客中约 1/5 是中国旅客,通过航班来集中中国旅客是比较容易的;对机场方来说,一是能降低中国旅客闹事的风险,二是在撤离指挥的效率上,集中运送不懂日文的中国旅客可节省翻译人员,对迅速撤离有利;而对中国旅客来说,集中运出来在语言翻译上和重新安排行程上,是最合理最方便的方案。

可以说,此次大阪总领事馆为协助中国公民迅速集中撤离机场,是起到了促进作用的。

(2)中国旅客是否先于其他旅客撤离?回答是:否。

据读卖新闻 9 月 5 日 11:47 报道(http://www.yomiuri.co.jp/national/20180905-OYT1T50094.html),旅客撤离机场是从该日上午 8 时许就开始的。而中国旅客集中撤离是从 11:30 开始。大阪总领事馆官方网站称:“经我馆积极协调,日方于 9 月 5 日上午 11 时 30 分(原计划 8 时开始,因故推迟)启动集中转运中国旅客工作。(http://osaka.china-consulate.org/chn/xwdt/t1592113.htm)”诡异的是,我没有看到任何日本媒体报道说原定的 8 时许的旅客撤离计划推迟到 11 时 30 分。相反,朝日新闻的直升机在 9 月 5 日上午 9:26 拍摄到机场统一安排的大巴载客从机场出发,有序行驶在渡桥的临时“紧急通道”上(图 10),将乘客送至“泉佐野”铁路站(http://mainichi.jp/articles/20180906/k00/00m/040/084000c),所以我们很容易判断:中国旅客集中撤离并非先于其他旅客,而是在第一批撤离开始后约 3 个小时才开始被安排撤离的。我们不知道哪些人比中国旅客先行离开机场,但是从一般常识来说,老弱病残、出于健康原因需要特殊照顾的人是会被优先安排离开的,这样的人可能包括中国人,但显然不是以国籍区分的。

关西国际机场战狼闹剧的来龙去脉

图 10

机场受灾后,日本人非常关注机场乘客的安全撤离。这种关注是不以国籍区分的,不会因为你是中国人就不尽力服务。来过日本的中国朋友相信对此会有切身体会。同时,在一般日本人的意识中,对海外旅客的救助,也不应该以国籍而有优先劣后之分。机场无非是考虑到撤离的效率和彼此的方便,在不损害公平的前提下选择适当时候集中运送中国旅客离开。而这却被一部分中国人吹嘘成战狼版,认为中国护照有威力、高人一等,能先于其他国家的旅客而得到服务。如果像“她文”所称的“中国速度让世界折服,大难面前,中国公民率先离开已经成为‘国际惯例’”,那是会引起日本民众和其他国家旅客的批评的。

机场完成全部人员撤离比人们想像的快。9 月 5 日上午 8 时机场方开始用临时大巴撤离旅客,同日深夜 11 时,机场已经将约 7800 名希望离开机场的所有人全部安全撤离。(http://www.asahi.com/articles/ASL956W6PL95PTIL054.html)而且,机场恢复运营也比人们想像的早。 9 月 7 日关西国际机场恢复了部分国内航班,8 日恢复了国际航班,国际航班恢复后第一架起飞的是全日空飞往上海的航班。

每一场自然灾害,都会让日本人吸取更多的教训,努力把各项事务做得更好。关西国际机场平时就储存了 1 万人 3 日的饮用水和干粮以备不测(http://www.kansaiairports.co.jp/news/2018/2600/typhoon_2nd_rev.pdf#search=%27%E9%96%A2%E7%A9%BA+1%E4%B8%87%E4%BA%BA3%E6%97%A5%E5%88%86%E9%9D%9E%E5%B8%B8%E9%A3%9F%27)

这次机场工作人员就向被困旅客进行了发放。(图 11)

关西国际机场战狼闹剧的来龙去脉

  图 11 被困旅客领取到的水和干粮

很快地,关于某些自媒体的片面报道已经通过各种渠道传递给了日本民众和全世界。有获点赞多多的日本网友在推特上说:“不管是什么国籍的客人,我们都希望他们安全迅速撤离。对于日本来说,今后如何在灾难之际为不通日语的人群提供更好的救援是一个很大的课题。”


本站转载内容版权归属原作者或来源机构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邮件联系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版权归桌旁网所有,转载请务必遵循CC BY-NC-SA 4.0协议,保留原文链接等完整版权信息
本站所有内容仅代表作者自己的立场和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