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每天一点新鲜干货,不负好时光

为什么晚清只进口武器而不改变体制?

轻姿势 来源:端木赐香 3周前 (07-24) 33次浏览 0个评论

为什么晚清只进口武器而不改变体制?

中华文明底蕴深厚,在 16 世纪前的很长时间里,一直是傲视全球的,我们一直是四夷来朝的天朝上国。晚清,在被迫卷入了世界一体化进程的时候,朝野上下没有谁对自己的走向,对世界的大势有十分清醒的认知——知人者,自知者明。大中华这个当口,既不知人,又不自知。简直了。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哈!那啥,你们流氓凭嘛打我们呀!我们不就是,不愿意与你们交往么?拜托了,就是谈恋爱都是两厢情愿才成,那能强买强卖呢?啥,商业自由乃天赋人权?屁,人权是个什么东东?有种你来打我呀,再打呀。

鸡同鸭讲的情况下,只能打了。打来打去,发现,我们这边不堪一击,那啥,难道是对方武器太好?简直了,肯定是武器的原因。我们这边高级,他们那边低级,我们发展的是高大上的思想,他们只会低小下的机械,草,如此情势下,购买洋枪洋炮,师夷长技以救时很容易成为共识,但对于长期浸淫在古老的中华传统文化中的士大夫们来说,没有几个人能认识到西方制度的优越性与改变体制的重要性。

曾国藩等洋务运动的大佬们不明白,在政治体制、文体模式、社会心态等方面没有发生相应改变的情况下,单纯器物层面的改变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即使汲取了龚自珍、林则徐、魏源等人思想精华的冯桂芬,仍无法忘怀中国传统,对西方的政治体制、文化思潮依然不屑一顾,认为中国的出路在于“以中国伦常名教为原本,辅以诸国富强之术”。认识较冯深刻些的郑应观,虽然隐约感知到只有解决“体”的问题才能获得真正的进步,认为中国应该建立议院制度,可一旦涉及到中西文化冲突,他同样强调要“主以中学辅以西学”。

可见,即使没有以倭仁为代表的守旧派的阻挠,睁眼看世界的时代精英们也没有想要改变中国的传统体制。

这里就需要提一下郭嵩焘了。老郭比一般人看得深想得远。他倒是认为仅仅从器物方面向西方学习远远不够,应该从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等方面进行系统性学习。但他不二,并没有激进地要求清政府即速改弦易辙,效法西洋政体。在他看来,中国政治经过三千年的运作,已经形成一种思维定势和路径依赖,侵蚀到了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无论是经济、教育、文化还是政治制度,一旦与原有观念发生冲突,就会被视为离经叛道,导致任何一个方面的改革都非常困难。一句话,以中国之人心风俗,以中国士大夫之无识,以秦汉以来政教之流败与深厚,垂三百年而始有振兴之望。

为嘛三百年呢?他给算了一笔细账,他说,武器、制造业,如果顺利,也许三五十年勉强能成,但是政治制度的改良,民族精神和文化传统的重铸,则是一个长期而复杂的系统工程,加起来,怎么也得三百年哈。

不得不承认,他是对的,辛亥革命倒是推翻了皇帝、设立了议院、共了和,可谓是彻底改变了体制,结果又如何呢?一句话,你以为你想体,就能体呢?

如果把体比喻成船,把社会各条件比喻成水位。你以为,你从国外买来一艘船,在没有水的情况下,你就能小船儿荡悠悠么?你是浪悠悠。浪里格浪。

蠢是一样的。

激进主义者认为,晚清不改变体制是一件很愚蠢的、甚至是不可容忍的事情,可在当时,官僚士大夫们所选择的也是他们所能摸到的最佳过河线路。

问题的另一面呢?激进人士对于摸着石头过河的改良没有足够的耐心,对于美好制度居然认为不需要准备前置条件,要全部推翻重来,在保守主义者眼里,同样也是很愚蠢的。

有人说,中国近代史是钟摆式的,不是从这一极,摆到哪一极,就是从哪一极,摆到这一极。像日本那样,日拱一卒的精进方式,中国是没有的。中国要么就是睡死过去,要么就是夜游症发作,隔着三十三层的高楼,就眼也不眨地跳下去了。悲哀呀。


本站转载内容版权归属原作者或来源机构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邮件联系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版权归桌旁网所有,转载请务必遵循CC BY-NC-SA 4.0协议,保留原文链接等完整版权信息
本站所有内容仅代表作者自己的立场和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