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每天一点新鲜干货,不负好时光

如果光绪是任正非

文史观 来源:端木赐香 1周前 (09-14) 24次浏览 0个评论

如果光绪是任正非

华为总裁任正非,在一个刚入职的北大毕业生给他的万字建言书上批曰:“此人如果有精神病,建议送医院治疗;如果没有,建议辞退!”

我一度以为,这是个段子。当我知道,它是真的后,我不怀好意地,呱呱地,狂笑半天。

壮哉,任老大。光绪咋就没你这帅劲儿呢?

任老大确实帅,他还在另外一份报告上,批过这样的字:“臭,很臭,非常臭。”

壮哉,任老大。光绪咋就没你这帅劲儿呢?

不要纳闷我为嘛一直提光绪,稍后你就知道了。重要的事情重复三遍,我这才重复了两遍。现在,你还是跟着我,先听听这些商业帝国老大的起居注吧。

还有一个人,也做过类似的事儿,阿里巴巴家的那个老大——马云曾发过一封内部邮件,非常直接地批评部分新员工的浮躁态度。他警告入职公司不到一年的新人,千万不要给他写什么战略报告,谁提战略谁离开!

又一个,帅到不能行的。

神贼聂圣哲虽然老批评马大帅,只挺任大帅,但他本人的某些做派,跟这些大帅一模一样的帅。聂神贼自己在朋友圈也说了,自己智商严重发达泛滥到没地儿用的地步。这个我们都能看到,他天天在公号忙乎一些与公司一点不沾边的事,好象自己根本没有公司需要管理似的。德胜洋楼公司,据说他每天用五分钟时间处理业务就欧了。他也提醒过大家,千万不要给他的公司提什么建议,他自己的脑力都严重荒废中。

一句话,这些商业帝国老大对新员工有一个共同的要求:花钱请你们来是要你们干活的,不是叫你们来指点江山的;商业帝国不缺金点子,要的是执行力,而不是你们那些不知道从哪本教科书里捡来的破铜烂铁木头渣子。

奇怪的是,大家听了这些商业帝国及其老大的故事,都能够理解,并且会心一笑。但是听了政业帝国老大的故事,却别样一副嘴脸。说到这里,你就知道我想说谁了。光绪,和一个高考生复习生——康有为的故事。

康有为(1858-1927),广东南海人。祖父做过训导,八品学官,教育口上的同志;叔祖父做过广西巡抚,封疆大吏;父亲做过候补知县,革命后备干部,不幸早死。出生于这样的家庭,康有为从小就受到了严格的主旋律教育。据说五岁就会背唐诗百首;六岁开始接受正规的私墪教育;七岁的时候就能写文章了……被家族中的叔伯父辈们誉为“此子终非池中物也”,邻人更是目之为神童——典型的人造神童。

神童科考起步就不顺利,考了三次,16 岁时才考上一个高中生——那时候叫秀才,准确的说法,他是监生。就这高中文凭还是打了折的,因为有人考证他不是考的,而是买的——赞助生呗,当时叫捐监生;还有人考证他是个荫监生——就是说,不是掏钱买的,而是因家庭关系庇来的。清制,一是父亲官职达到一定级别,可以有一子可以不经过考试获得监生资格,叫作恩荫;二是父亲殉了国难,也就是做了现在所谓的烈士,可以有一子不经过考试获得监生资格,是为难荫。

不管咋搞的吧,高中文凭拿到手了,下面该拿本科——举人文凭了。1876 年乡试,失败;1879 年,失败;1882 年,失败;1885 年,失败;1888 年,失败。

五考五败,小康同学没跳楼,他跳墙。

先是拜访世交、军机大臣兼工部尚书潘祖荫。老潘接见了这个世侄,但是对于他的大清帝国战略规划一点也听不进去,送他一些盘缠(据说是 8 两银子),就把他打发走了。康有为认为老潘没有听懂自己,又给老潘写信,但是老潘一字未回。

于是他又瞄上曾做过同治帝师、时为体仁阁大学士的理学大师徐桐。徐桐是晚清老顽固的形象代表之一,见了洋人以扇蔽面。自己的学生中,有谈西学者,拒绝让他们进入自己的府门。所以康有为同学的求见,只能是自取其辱。康有为又采取写信的方式,徐桐干脆把信原封掷还,拆都没拆。

于是康有为又瞄上了曾纪泽。曾纪泽乃曾国藩长子,做过中国驻英、法、俄等国的公使,思想自然开明。收到康的信后,主动到南海会馆拜访了康。网友见面,见光死哈。

康有为又给光绪帝师、时任军机大臣的翁同龢写信。老翁才不能放下架子见他一个高考复读生呢。

复读生急了,奶奶个兔腿儿,老子不跟你们这些高管玩了,你们有什么牛逼的,老子直接给大清公司总经理光绪帝上书。是谓第一次上书。这次上书,康有为提出很多战略规划,还拿日本公司与大清公司作了对比。日本公司十余年间能步入全球前八强,我大清咋就不能呢?咱厂房大,员工多,原材料丰富,总经理光绪与董事长太后英明,不是跟你吹,只要听我的,变个经营方式,十年二十年,咱就可以整进前九强了。

问题是,小康同学连大清公司的新员工都不是。你就是个路人甲。大清公司管理章程,专折奏事是王公、封疆大吏及四品京堂以上的廷臣等少数高管才拥有的资格。地位较低的中下级干部及打工仔只能呈请各地或者本部最高领导——督抚或者各部堂官代奏。所以这个万言书,根本到达不了光绪总经理的桌面上。

康有为心大脸大,最后也找了个心大脸大的——国子监祭酒盛昱。当然对方也是设法找人代奏。他先找到了翁同龢。翁认为那就是个半吊子二百五。盛昱又找到都御使祁世长,祁世长勉强同意代奏,与康有为相约到都察院。可是到了约定的时间,祁世长却说自己在车上流鼻血,没法去,打道回府了。

康有为第一次上书,就这样流产了。但对康有为来讲,则是一次成功的网络炒作。康半吊,网红了,康凤姐!

1889 年,光绪大婚恩科,有为又在北京考棚出现了,还是失败。这是第六次。1893 年,第七次,小康同学终于“中举”了。

需要说明的是,1891 年,中举的前两年,康有为在广州办了高考复读班,名叫“万木草堂”。在这个复读班里,他招了一个名叫梁启超的优秀本科生。估计是学生刺激的,两年之后,老师也考上了本科。

下面就是研究生入学考试——会试了。1895 年,康有为携梁启超上京参加会试。会试之余,康梁联系 81 个广东本科生上街,向大清当时的信访办——都察院递交了请愿书。之后,都察院门口成了他们行为艺术的集散地,拉人,演说,现场捶胸顿足,号啕大哭,一哭一整天,哭得上不来气……爆炒爆红,美国驻京公使田贝向康有为索去了上书,之后不胫而走,刻遍天下,连光绪皇帝都看到了。历史书上也记了一笔,叫“公车上书”。

上书的当口,康有为吃了狗屎运,会试成功,中进士,拿了研究生文凭——这年的主考官、大学士徐桐跟副考官们通气说:批阅广东试卷时一定要仔细,考得最好的哪个,肯定是康有为,一定不能录取。结果当然如他所愿,广东考生中,写得最漂亮的试卷被考官们拿下了,但是最后誊录进士名单时,考官们集体傻了,里面居然有一个康有为!什么原因呢?事情错就错在康有为的学生梁启超身上,这学生与老师同场考试,那文章写得比老师漂亮多了,由于是糊名誊录改卷,所以被弃录者,正是梁启超!梁启超从此再不参加研究生了,学生的前途就这样被老师给牺牲了。但侥幸考上的老师并不幸运,在接下的博士考试——殿试与朝考中,考官们严防死守上,所以康有为最后仅得了一个六品小官:工部主事。

即使这样,也够康有为疯了,因为能以进士身份兼工部主事的职位上书了,虽然依然不能直接上书,但都察院和工部部长都没法拒绝,由他们代递军机处,再由军机大臣翁同龢递到光绪手里。据说光绪读后甚是满意,要求抄录三份供太后、各省督抚及自己阅看。

从此,康有为成了个上书迷,一万一万的写,一封一封的上……后面的故事,不用我说大家就都知道。这个二百五引导着心智不成熟的光绪总经理,想架空太后董事长,结果,连光绪的总经理职权都给败坏了。

我想说的是,如果光绪看到康有为这个高考王牌复读生的万言书,也能学着任正非的样子批曰:此人如果有精神病,建议送医院治疗;如果没有,建议辞退——那么,大清还真可能有戏,不会一步踩空走入灭亡境地的。

华为是帝国,大清就不是帝国?

华为要求实干与经验,大清就不要求实干与经验?

一个北大毕业生,可以在商业帝国前面碰一鼻子灰,一个硕士研究生,怎么就能主导大清公司的转型上市?

商业帝国不能容忍儿戏,政治帝国怎么就能如此容忍儿戏呢?


本站转载内容版权归属原作者或来源机构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邮件联系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版权归桌旁网所有,转载请务必遵循CC BY-NC-SA 4.0协议,保留原文链接等完整版权信息
本站所有内容仅代表作者自己的立场和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